兩岸看世界》無聲的幸福

兩岸看世界》無聲的幸福

虔誠的繁田先生。(作者提供)

《聖經》說最早的人類是巨人的孑遺,是墮落天使跟人間女子結合的後代,我在四國遍路中印象最深的,是在一天之內認識了繁田先生跟Kovken,這兩位「巨人」在進擊時發出的高頻聲,讓我至今想起依舊春樹暮雲一往情深,我感動的除了他們對信仰的虔誠,還包括信仰彼端深繫着最難捨的親人。

●臺日一家平常就親

前往26番金剛頂寺的路上,除了有高知縣的海浪聲相伴,還外加不同於德島縣的氣味,原本以爲打了三針疫苗後再難恢復的嗅覺,沒成想一到日本幾乎全給治癒,高知除了有德島的柚子香還多了莢迷花,宋朝詩人王淇詩:「開到荼靡花事了。」(〈春暮遊小園〉)說的是人們在傷春之際得匆匆迎接夏天,這對四季有感的人挺難避免,我對春秋向來就一個不明不白,因爲臺灣中部只有沒完沒了熱得冒煙的酷夏,以及全年加總不到半個月的15度以下,就號稱是寒流來襲的冬天。

走進山腳民居旁的小路,大清早就遇到兩位素顏的老太太,一聽我是從臺灣來,兩人嘖嘖之餘先後玩起了「大兄弟」(手拉車),科學家說語言交流是預防阿茲海默症的最佳良方,要不是我的日語太不給力,我還真想好好跟老太太們鄭重介紹「大兄弟」的來歷,老太太手指山頂,連說帶比的建議我可以先把行李寄放在不遠處的民宿,我想天色還早可以多趕些路,不去住宿光是寄放會不好意思。

金剛頂寺的琉璃殿甚爲莊嚴,空氣好到讓我又想竟日盤桓,一想到距離27番有28K只好作罷,要說四國遍路像玩尋寶遊戲,那隻發生在兩寺有點距離,且極盡目力終於發現比500元日幣稍大,白底紅色箭頭標誌的狂喜,我大部分時間是手捧地圖站在十字路口,聽着頭上嘶鳴低飛的烏鴉,就自動共情了曹操的:「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。」(〈短歌行〉)

馬克吐溫說:最困難的事情,只要分成小步驟就會變得簡單。我曾嘗試過的「小步驟」,是發現一人包下整座山頭,在一陣茫然四顧後,仰頭寄望來只烏鴉幫我帶路,因爲看過便利商店旁的電線杆上,有隻烏鴉對着招牌猛點頭,我立刻反對科學家說烏鴉是鳥類當中最會記仇,怎奈山裡這一個個的「達文西」迴應我的是:拖延是創造力的天敵。烏鴉永遠不懂的是,對沒有翅膀的人類來說,拒絕拖延的旅行根本就不叫旅行。

父曾說被哈瑪斯抓走比死更可怕 8歲以國女童可能活著被俘

有些寺院會很盡責的效法馬克吐溫把困難變簡單,在停車場或入口處豎有立牌,除了繪有周邊道路還標有兩寺之間的公里數,這對看不懂紙本或手機地圖的路癡是大有幫助,我最關注的是那個一旦走錯,就恨不得鑽天入地的行進方向,在停車場剛研究完畢,一轉身就看見方纔一起誦經的先生正要離開,一問正好也要到27番,先生說可以送我,還說他曾到過臺灣女兒正在臺北讀書,我立刻想到純一郎說的「臺日一家親」,細細想來真是沒錯,人跟人的緣分有時真的妙到難與君說。

觀察站/民眾抗爭遭圍剿 綠成大魔王

從前天開始就看到路上的重型機車變多,這成羣結隊的當中有趁着黃金週假期出門的遍路者,跟臺灣不同的是這些重機騎士看來全都是好腳數(有膽識),皮包鐵的竟然連轉彎處也敢單手控車,對着反方向過來的同好舉手打招呼,我一路上應接不暇看得目不轉睛,也真多虧繁田先生幫我解決這彎彎曲曲且重機呼嘯不斷的28K,否則依照我經常在轉彎處習慣走貓步,恐怕奮鬥到天黑最多也只能趕一半路。

●虔誠話少的老司機

據說俄羅斯人一輩子要死兩次,一次是爲了祖國,一次是聽到茨岡人的歌聲,前者可以理解爲高漲的民族主義所導致,因爲人們長期沉浸在加加林是第一個上太空的自豪感裡,直到蘇聯解體後,俄羅斯人依然挾着帝國子民的驕氣,在對阿富汗的十年戰爭中,見識到「帝國墳場」的威力才總算泄了點氣,多少明白擁有核武器並不代表強大的國力,俄烏戰爭又再次讓他們開了眼,我不知道信仰東正教的普京夠不夠虔誠,是否知道七宗罪的第一大罪就是傲慢。

俄國人管吉普賽人叫茨岡人,其歌聲帶有流浪者的蒼涼,這蒼涼傳達的是人生無常,這對深諳無常者通常不構成影響,我跟繁田先生在本堂跟大師堂先後誦經,從經文後一致的梵音聲,我知道我們唸的是同一部經,雖然是用不同的語言各自迴向,彼此都清楚是爲了親人。

姑 獲 鳥

寒假打工求才熱 這工作時薪破千搶才

繁田先生讓我自嘆弗如的是他迴向的時間比我還長,想來是他的家親眷屬比我的還要陣容堅強,側面看他摁着長串念珠的身影,我腦子裡突然冒出了「父愛如山」,我打好的腹稿是:你不用擔心在臺北讀書的女兒,臺灣的神明比日本還多而且面面俱到,就算你女兒跟同學去夜衝招惹到浮靈(阿飄),沒多遠就會有比路邊常見的安全菩薩更「家大業大」的神明可以幫忙。

人在感動時經常會難免衝動,我之所以按下想幫繁田先生分憂的衝動,是突然感覺我念的好像是烏巢禪師教給唐僧的《多心經》,愛搞笑的吳承恩把障道的主因用一個「多」字涵括,這個勁頭堪比古埃及的阿比斯神牛,一牛到頂的境界是隻能從轉世去尋找本尊,有意思的是尋找的過程,跟「呼畢勒罕」(活佛轉世)有那麼點蛛絲馬跡的相似,是海德格爾說的,無法用語言去描述的BEING(存在)。

MLB/大谷翔平早該連霸MVP 天使教頭不懂去年為何輸賈吉

打從在26番因誦經有了印象,沒主動表示今天會到28番的繁田先生竟然說可以帶我去,讓我確信27番神峰寺的11面觀世音菩薩有觀到我的音聲,一定幫我把那段沒說出口的「腹稿」傳給了他,更加毫無疑問的是空海大師又再次對我當頭「遍照」,因爲27番到28番長達38K,就算是膝蓋纏着甲馬,人稱神行太保的戴院長(戴宗),翻山越嶺最快也要大半天才能抵達,我很清楚自己的道心不堅,就是那個走到地老天荒猴年馬月的想法在中途不知會冒出幾回,更何況又在大太陽底下,絕對聽命於精神的肉體,肯定會把這個痛苦指數放大到一佛出世二佛昇天。

繁田先生的技術好到讓我一度感覺似乎坐在自駕車上,聽着太平洋傳來的海浪聲,我覺得磁場相近的人真的不需多語言,很容易就忘了身邊還有人,他婉拒我提議到便利商店請吃中飯,看他每隔幾分鐘就小啜一口飲料,我猜他應該是個很拘謹又嚴以律己的細節控,如果不想讓他感到今日出門遇人不淑,最聰明的辦法就是不能在他面前扮演「社牛」。

西雅圖咖啡連3天「買1送1」 「珍珠尬拿鐵」玩出新經典

Lady·Rain

日本寺院的水手舍(洗手亭)。(作者提供)

馬斯克在網路口無遮攔、造口業為何沒人敢回嘴?專家點出這個關鍵

●水到渠成便是好

快到28番大日寺等綠燈時,我們的眼神同步朝車窗外鎖定,一位十分瘦高的,穿着藏傳佛教僧衣的遍路者引起我們同聲讚歎,他略微佝僂的身軀,從側面可以看出是個西方人,正緩緩一步步地,跟我們往同一方向前進。

亞里斯多德說:「人生最終的價值在於覺醒和思考的能力。」我常想,日本人在這方面的能力是名列前段班,愛思考的人通常不大愛說笑(或笑點太高),不像我的大陸朋友,自從官方公佈舉報間諜有十萬獎金後,大家就開始瘋傳這麼個段子,某位大學生說已經把室友吊打三天仍不鬆口,問網友接下來該怎麼辦?有人說:這證明你的室友受過嚴格的訓練。

選戰筆記/ 3黨打巷戰 優劣勢立見

我一路上告訴自己要嚴守「副座」的分際,不敢主動跟繁田先生多聊,就怕一不小心造次,禮拜之後納完經,我瞥見剛纔那位僧人正坐在廁所前的椅子上,整個人一副癱軟的樣子,來自西班牙的Kovken用沙啞聲告訴我,他已經接受了一年半的僧人訓練,……。我聽着聽着突然想起行李沒隨身,也忘了還沒跟繁田先生道謝。

一路小跑趕到停車場幸好人還在,他臨別之前沒主動來找我,坐在車裡默默地「守候」我的行李,一陣感動來得莫名,我雙手齊揮目送車子駛離,想到這兩個多小時的無聲勝有聲,突然覺得繁田先生說不定看過《聊齋志異》,這書光是日文版就有三種翻譯,我猜會單獨想來遍路的中年人,多少感悟到蒲松齡說的:「覥然而生不如狐,泯然而死不如鬼。」(〈蓮香〉)

我拉着「大兄弟」爬着斜坡回到廁所,發現Kovken還坐着,脫下僧衣的他看起來有氣無力蔫得可以,我半帶鼓勵說:這座寺的能量感覺很不錯,我想靜坐一下再走。

新北6棵珍貴樹不養護遭批 樹委會今決議解編理由:樹木腐朽

我在「手水舍」(洗手亭)旁邊的休息處靜坐,半小時後睜開眼,發現Kovken正在距離我數公尺外的大師堂旁邊靜坐,想到不久前在朋友圈裡看到有人發帖,是一則唐僧師徒的笑話,唐僧說:「我一次次被妖怪逮,一次次被神仙救回來後又被妖怪逮,我們的未來到底是甚麼?」悟空答:也許我們根本沒有未來,有的只是一次次輪迴。

笑話的重點不在強調唐僧不知妖怪們有共同的後臺,而是借修行者的靈魂拷問,抒發對現實環境的無奈,我突然不想繼續趕路了,跑到納經處問附近有沒有可以住宿的地方,一位工作人員拿出一本登記簿要我填資料,我心想,果真日日是好日啊!運氣好到又蒙大師「遍照」。

后壁农会米香厨房启用 绿照专车上路

小屋有兩面牆釘着木板牀,還留有約半坪的迴旋處可容兩人住宿,纔剛放好行李,一臉福相的工作人員端來一盤子,上面有點心跟飲料,我趕忙躬身道謝,心裡也有點不太明白,還有大半天時間爲何要放棄進度?唯一能說服自己的理由是:隨緣就好。

●當信仰成爲日常

時間纔剛過午,我拿起書到靜坐的亭子開始看,遙望着在不遠處端坐的Kovken,猜他應該跟健心一樣,是在效法「山伏」進行野地修行,我當下生起慚愧心,平日的躁動跟人家一比實在很無語。過沒多久,Kovken走來跟我閒聊,我說這寺跟第4番大日寺同名,主尊是大日如來,是釋迦牟尼佛的法身佛,也是密教的源頭,我說我之所以不想繼續走,大概是感覺到心臟需要被照顧。

中職/龍隊解散復隊到奪冠 葉總:球迷重新相信棒球更難得

Kovken說他從第1番走到28番花了一個月,一路走來每天都睡戶外,我很訝異才36歲的他,竟然氣虛到沒法跟我多聊,我不好伸手碰他的額頭是否發燒,很明顯這一路上的餐風宿露已經大大改變他的身體,我問他今晚要不要睡屋內?他再度重複在廁所前跟我說的:你的眼睛很清亮,我真的碰上了天使。

遭500筆土地大地主指控 侯辦反問:民進黨多少人養地?

我帶Kovken走進納經處,原先帶我進小屋的女士問我介不介意,我說不介意,指指Kovken說:「他看起來很不好。」女士笑了笑,拿出本子要Kovken寫上名字,回到屋裡不久,她又送來一瓶飲料,還問我們有沒有準備晚餐?這份典型的日式婦女的溫暖,完全顛覆了俗話說的:當家三年,連狗都嫌。我趕緊連說帶比,意思是不用擔心吃的問題,我揹包裡還有從臺灣帶來的乾糧,不必走2K到便利商店去補給。

Kovken修的是藏密,跟我說起一年多來的各種訓練,我覺得野地修行的難度僅次於在鬧市化緣,我跟Kovken提到跟健心的相遇,接着分享我從年輕到現在嘗試過的修行法門,還比較了日本出家人跟臺灣的藏密修行者有何不同,我問:你爲何在屋裡屋外都要光着腳?靜坐時沒墊任何東西就直接坐地上?

Kovken說:老師教的我要全部照做。

我不想亂人耳目,不想跟Kovken說如果還未修練到可以隨時啓動拙火,寒氣攻心久而久之對身體很不好,看他說起話來仍是氣若游絲,猜他除了睡眠不夠也應缺少進食,我從袋子裡扒出一堆小包餅乾,再把兩瓶飲料全遞給他,看他大快朵頤的樣子實在有些不忍,他一個月來的靜默苦修已被我的「紅塵」給打破,猜他這一路上接受的「供養」可能也不多。

四國第28番靈場大日寺。(作者提供)

理科太太為離婚3度跑法院 6字吐真實心聲

●感極而後涕零

讓自然進入城市,邀人們走回大地:茶籽堂「大地癒所」特展,五感體驗松菸登場

臺灣人習慣食飯配話,我嘮嗑着自己異常的體質給生活帶來哪些常人感受不到的特殊,至今仍指望醫生能把我醫到一陽來複從此萬象更新,醫生治不好我的寒性體質跟無端「招陰」,最常勸我的話是:已經有歲(年紀)啦!要想好好活着,就要當自己是溫室裡的蘭花。

我覺得朝生暮死的蜉蝣跟上古大椿畢竟有別,一直當自己是長在中央山脈裡的臺灣特有種,怕醫生笑我太臭屁,我其實很想反駁的是:待在溫室多沒意思,要當就當那個根長一大包,讓所有路過的都不想錯過,全靠老天護養的樹蘭,大約十年前來過臺灣的大陸朋友看到蘭花竟然長在樹幹上,還當成一大寶貝到處說。

時尚老人/林經甫:為了腦力鍛鍊,把數位學習當成必修課!

Kovken邊聽邊點頭:「你是個有趣的人。」喝完水接着慢悠悠道:我爺爺昨天去世了。

我立刻想到《西藏生死書》,印象最深的是「渡亡」的部分,我趕緊說:在七天內爲亡者超渡是一天比一天重要,你應該立刻爲你爺爺祈禱。

天色早已變暗,這一天下來我也感到疲累,躺下沒多久睡意朦朧之際,突然發現兩頰全是淚水,且涇渭分明地分別下行到耳垂跟脖子,我立刻知道半顆頭埋進睡袋的Kovken正在努力「盡孝」,若干年前我就明白誦經就是在傳遞能量,我在五臺山住了半個月哭了整整十天,每天在善財洞旁邊的高僧舍利塔繞塔時,一遇到有喇嘛們齊聲誦經,我的淚腺就會特別「發達」,似乎有隻無形的手在控制着我的「水龍頭」,我確定虛空中有太多來歷不明的物質正在改變我的體質,不光是五臟六腑,更明晰的是心腦相連的部分。

我邊抹淚邊看着這個已經不只三次說我是天使的男人,我覺得自己就跟活在二維空間的螞蟻沒兩樣,終其一生也感覺不到什麼是「高度」,我猜他替爺爺誦經的同時也正想念家裡的妻兒,幸好已決定打道回府,如論如何,他虔誠的念力讓我有了另類的能量體驗,我的親人曾經七魄一散就三魂齊奔,在第一時間以直葉(直應)之夢對我容貌示現,一想到古人說的:「知人隱私者不祥。」再想到日本比西班牙時差快了8小時,爲了避免在夢裡可能必須跟Kovken他爺爺正式「打招呼」,我起身服下安眠藥。

SpaceX:监管部门工作进展太慢,已不能满足火箭发射需求

●最強元音是你好

一早醒來便聽到Kovken在打呼,昨天曾說睡覺不會打呼的,看來這一場好覺已讓他元氣飽飽,多少補了一個月來欠的睡眠債,我緩緩起身靜坐不敢有任何聲響,過沒多久,窗外傳來「起牀號」,工人們正開動機器在清理樹葉。

調教

臨別時我叮囑Kovken:「妻兒在哪裡,家就在哪裡,照顧好他們是你的責任。」看Kovken一臉快哭的樣子,我故意半開玩笑:在求道的路上不能太敏感哦!

我對走向公車站準備回日本住處的Kovken揮手,一轉身又看到結伴上學的小學生們,跟半個月來的晨光一樣,對我進行無差別問候,其熱度比德島縣猶有過之,這已是我心中顛撲不破的,日本最美的「風景」,我想Kovken此時眼見耳聞也應感同身受,因爲他家也有個如假包換的「小太陽」。

我常想,一個會讓人豔羨的地方不是樓有多高路有多寬,更不是學者(或專家博士)滿街走,而是能突破人類高音上限(約30000赫茲),經常給別人帶來感動的普羅大衆,科學家玩的是能量,我覺得我這個文學愛好者,有義務分享機器取代不了的高能撞擊,力度最大的一次是看到斑馬線外的兩邊來車皆停,一位身材略胖的男孩正騎車橫過馬路,他轉頭謝完了左邊車主再轉頭謝右邊,我看得兩眼發直兩腳生根,真心佩服日本能教出這樣的兩頭兼顧。

除了主動問好,這稚嫩的頸椎也讓我無比忻羨,就跟麥克阿瑟說的「柔軟的膝蓋」一樣,日本學生的「青春」不光表現在感謝時的誠懇,最讓我心悅誠服的是上下學時,一個個不落人後的朝我喊「こんにちは!」(你好),我當場的「滿格」毫不亞於剛從便利商店鼓腹而出,那是如同禪師以心傳心的心心相印,也只有被印心過的才清楚,這就是日本傲視全球的無印「良品」。

某日黃昏經過綠園道,一位正給路樹澆水的先生突然對我說「gâu早」,你早跟你好同義,讓我頓時想到日文的午安也是你好,人類確實太需要這種最原初,而今卻多已被遺忘的本能,這本能所釋放的巨能,足以讓周邊的受衆從善如流,不論是相距萬里或陰陽兩隔,我登時想起繁田先生跟Kovken,覺得他們的家人是幸福的,因爲比旁人更常沉浸在無聲的感動。(朱言紫/臺中市)

【徵文啓事】

緯創在印度轉攻車電市場 瞄準中央控制元件、液晶顯示相關應用

中時新聞網「兩岸徵文」欄目,徵文主題:臺灣人看大陸、大陸人看臺灣、兩岸看世界、兩岸一家人、兩岸新時代,歡迎全球華人投稿。

期盼作者透過親身經歷的故事,刻畫兩岸社會肌理,描繪世界見聞,打破刻板印象,促進兩岸民衆相互瞭解、建立全球視野,向讀者展現時代的脈動與發展趨勢。

中国农业银行张家口分行行长姚建任职资格获准

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
臉書粉專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520ROC,歡迎線上互動。